搜索
长沙网 首页 长沙论坛 玩在长沙 中国第八军根据地,好吃好玩在龙州起义纪念馆
晶钻
4 颗
碎银
3968 两
注册日期
2013-4-15
发表于 2017-11-25 19:11 |显示全部楼层

[游记攻略] 中国第八军根据地,好吃好玩在龙州起义纪念馆

这里是龙州起义纪念馆。

这里闪发着浩浩英气,彪炳着一代伟人为后人留下永不磨灭的业绩,给人们深深的教育和启迪。

走进这座在全国为数不多的、具有少数民族特色的武装起义革命纪念馆,只见绿树婆娑、红花点点,环境优雅,庭院庄严。

一九三0年二月一日,邓小平、李明瑞、俞作豫等同志,组织和发动了龙州起义,成立了中国红军第八军,创立左江革命根据地。

1885年,中法战争后,清政府和法帝国主义议和,在天津签订了《中法越南条约》,把龙州辟为通商口岸。帝国主义列强在龙州设置了领事馆、天主教堂,控制着龙州海关,对我国进行政治、经济、文化侵略,广大劳动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龙州和左江地区各族人民,具有崇高的爱国主义精神,富有革命传统。

1884年,中法战争爆发,许多壮家儿女为了祖国的尊严,参加了抗法队伍,打击侵略者。座落于左江岸边的祀典专祠“陈勇烈祠”,就是为纪念抗法名将陈嘉和牺牲的爱国将士所建立的。

1929年10月,我党决定把自己掌握的武装开往左、右江地区,准备举行武装起义。

10月13日,俞作豫同志率领广西警备大队第五大队一千多人枪从南宁海关码头下船,经过7天行程,于20日到达龙州县利民街码头。俞作豫同志到达龙州后,以第五大队长的身份兼任了龙州督办的职务,掌握了左江地区党、政、军大权,收编了龙州公署的武装巡警及武器装备,使五大队从一千多人枪发展到三千多人枪,任命了左江沿边的几个县长,控制了左江上游地区的上层政权。

12月中旬,邓小平同志奉中央的命令自百色来龙州指导工作,传达了中央关于举行龙州起义、成立红八军和建立工农民主政府的指示,宣布党中央发给红八军的番号和任命,还主张对现部队进行脱胎换骨的改造。清除了一批旧军官,共产党员、革命干部被派到了营、连任领导工作,部队面貌焕然一新。

共产党人在关键时刻起到了中流砥柱的作用。

1930年2月1日,在邓小平同志亲自领导下,爆发了全国瞩目的龙州起义,诞生了红八军,成立了左江革命委员会及各级苏维埃政府。

龙州起义、红八军和左江革命委员会的建立,引起了帝国主义和反动派的恐惧和仇恨。法帝国主义分子公然对我提出所谓“警告”,进行诬蔑和咒骂,派出飞机在我左江地区上空进行侦察和恫吓,并与反动派资本家勾结,窝藏他们的财物和武器。

2月10日,龙州召开反帝斗争大会,没收反动资本家的财物和武器,把法帝国主义领事嘉德夫妇、传教士等7人驱逐出境。

龙州人民反对帝国主义的斗争,得到了党中央的肯定和表扬,党中央《红旗》报当年发表社论《赤色的龙州》,说这一斗争是“开辟了中国革命的新纪元、在中国革命的发展上将有非常伟大的历史意义”。

1930年2月7日,邓小平同志再次从上海来到龙州,他根据党中央的指示及龙州情况,提出了红八军及左江地区各项工作方针,要积极发动群众,剿匪反霸,开展保卫红色政权、建立革命根据地的斗争。

3月20日,国民党师长梁朝玑率四个团的兵力分两路进犯龙州,直逼城下。龙州人民与在龙州的红八军第二纵队进行反击,血战一天,终因敌众我寡,为了保存红军力量,俞作豫同志带队伍向凭祥方向转移。途中,俞作豫同志率卫士班赴右江与红七军联系,队伍由一营营长刘定西带领,刘趁俞离队之际,驱散红军中的政工人员及妇女,叛变革命,红八军二纵队遭受瓦解。

俞作豫同志率卫士班到达邕宁马村时遭到敌人阻击,同行的何世昌同志被俘就义,俞作豫只身突围,到香港找党组织,误与叛徒接头,被敌人诱捕。

一九三0年九月六日就义于广州黄花岗,就义前写下了“十载美名宜自慰,一腔热血岂徒流”的诗句,表现了高度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和对共产主义的坚强信念。

正当在龙州的红八军第二纵队遭受敌人围攻时,正在靖西平叛叛军郑超的第一纵队闻讯后当即撤出靖西战斗,星驰龙州解围,队伍到达大新县雷平镇时,知道龙州县城已经失守,一纵队党委根据小平同志的指示,向右江挺进,靠拢红七军。

历经七个月,跋涉七千里,冲破敌人的追袭堵击,终于在一九三0年十月下旬,在广西凌云县讲肥村与红七军胜利会师。

龙州起义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有两个显著的特点:

一是起义以后,建立了各级革命政权和自己的武装,实践了中共中央提出的“工农武装割据”的主张。

二是反对帝国主义的斗争,打击了帝国主义的侵略气焰,左江地区的劳动人民,在历史上第一次扬眉吐气,骄傲地站立起来了!



当我们来到被群众称之为“红军楼”的中国红军第八军军部旧址,这座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楼房,这里是当年龙州起义的心脏,革命斗争的中心。

“红军楼”,这座曾名曰:“瑞丰祥”的法式砖木结构楼房,当年是国民党达官显贵开的典当铺,是反动派搜刮民脂民膏张着血盆大口的钱庄,可是随着狂飙自天落,雕栏玉砌应犹在,红旗一闪旧颜改!房子依旧,入住的是我们劳动人民,是我们共产党的红军战士。

呵,朋友,你们在这优美的环境中可曾想到那艰苦的岁月?你们在这清新的空气里是否闻到往日的硝烟?

那一级一级绿苔点染的台阶,好象又看到了一行行红军草鞋留下的脚印;从这些脚印里,仿佛又听到了红八军战士行进的足音。谁能忘记,革命就象从一级一级的台阶,走上了胜利的坦途。

小平同志亲手种下的古柏,龙州起义的见证,

你可曾见到过邓小平政委矫健的身影,

你可曾听到过李明瑞总指挥那朗朗的笑声,

你可曾见到过俞作豫军长睿智的目光,

你可曾听到过欢庆胜利的鞭炮声,

你那高大的身躯是否系过邓政委的战马,

你那蓊郁的枝头是否挂满胜利的红星。

呵,古柏树,给我们遐想,给我们力量。

1974年,龙州县一位领导同志到北京开会,当时中央军委的领导曾传话过来问:小平同志说你们广西龙州钱庄门前那两株柏树还在吗?长得很高大茂盛了吧!

呵,古柏树,我真羡慕你,日理万机的小平同志,几十年过去了还在惦念着你!他老人家是在惦念我们龙州人民,是在惦念我们八桂壮乡呀!

红军楼,你是一座历史丰碑。

正如邓小平同志1961年给龙州县革命烈士纪念碑题词那样:“革命胜利的果实,是烈士们的鲜血凝成的。

红八军和人民革命先烈们的丰功伟绩,永远活在我们的记忆里。”


晶钻
74 颗
碎银
29412 两
注册日期
2010-3-10
发表于 2017-11-27 07:29 |显示全部楼层
Apple客户端下载

发表回复

免费注册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回顶部